高瓴再度清仓,蔚来股价到头了?

36次阅读

以下文章来源于红星资本局,作者红星资本局记者

高瓴再度清仓,蔚来股价到头了?插图

红星资本局

聚焦资本市场,专注上市公司

北京时间 2 月 13 日,高瓴资本向美国 SEC 提交了截至 2020 年第四季度末的美股持仓情况(13F 表)。

由于减持多只重仓股,该基金持仓规模从 Q3 的 132.02 亿美元小幅下降至 125.78 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2020 年三季度时,高瓴还刚刚建仓买入蔚来(NIO.US)、理想汽车(LI.US)、小鹏汽车(XPEV.US)这三家中国的“造车新势力”。

但第四季度,这三家新势力都已不在高瓴资本的持仓行列中。

高瓴已全部清仓蔚来

但继续重仓新能源

北京时间 2 月 13 日,高瓴资本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公布了 2020 年四季度末的美股持仓情况。数据显示,高瓴资本在美股市场持有 95 家公司的股票,总市值为 125.8 亿美元(近 812 亿元人民币)。由于显著减持多只重仓股,持股市值相较于三季度的 132.02 亿美元略有减少。

2020 年第四季度,高瓴资本在美股市场持有 95 家公司的股票中,中概股数量占比近 30%,市值则高达 60%,占据强势地位。医药医疗、硬科技、云计算、新能源、消费等仍旧是高瓴资本的重点投资行业。拼多多(PDD.US)、百济神州(BGNE.US)、京东(JD.US)、爱奇艺(IQ.US)、泰邦生物(CBPO.US)、哔哩哔哩(BILI.US)等一直是高瓴资本长期重仓持有的公司。

报告显示,四季度高瓴资本新进与增持的 28 家企业中,15 家都是生物制药领域的企业。第一重仓拼多多,增持 3 万股至 1023 万股,持有拼多多市值高达 18.2 亿美元,近 117 亿元人民币,拼多多四季度暴涨近 140%。值得注意的是,阿里巴巴和三家造车新势力公司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小鹏汽车已经不在高瓴的第四季度持仓中。

据中国基金网,2020 年三季度时,高瓴资本刚新进买入蔚来、理想汽车、小鹏汽车,分别买入 241.2 万股、167.1 万股、91.7 万股,彼时持股市值为 5117.7 万美元、2905.7 万美元和 1839.5 万美元,合计近 1 亿美元。四季度新能源车经历了阶段性高涨,截止到 2020 年 12 月 31 日,理想汽车、小鹏汽车、蔚来三家公司的股价相对于三季度末,涨幅分别高达 66%、113% 和 130%。

但减持三家造车新势力并不代表不看好新能源。在新能源板块上,高瓴资本重注投资了 A 股的隆基股份(601012.SH)、通威股份(600438.SH)、宁德时代(300750.SZ)、恩捷股份(002812.SZ)和港股的信义能源(03868.HK)等光伏和锂电企业,这也印证了高瓴资本在这一领域的重仓逻辑并未改变,并且持续看好新能源产业链上、中游的新材料和电池等领域。

资本来来去去

蔚来销量上涨

在此之前,高瓴资本也曾清仓过蔚来。

2019 年三季度,高瓴资本减持蔚来幅度达 68.12%;2019 年四季度,高瓴资本正式清仓蔚来,不再持有其股份。彼时,一度引起投资者的担忧。

到了 2020 年第三季度,高瓴资本重新建仓,买入了蔚来。而根据 2020 年第四季度的报告,又将蔚来再度清仓。

红星新闻注意到,伴随着高瓴资本买卖蔚来股票,蔚来也正经历着命运的大起大落。

2019 年,蔚来因自燃事件跌入谷底,股价只剩 1 美元,一片唱衰之声。不过到了 2020 年 4 月,蔚来获得合肥市政府融资,好消息频出,股价一飞冲天。而蔚来也在拿到“救命钱”后,得以喘息,整车交付量大幅上涨——

2020 年 11 月 17 日,蔚来发布 2020 年三季度财报。三季度财报显示,蔚来总营收实现 45.26 亿元,同比增长 146.4%;运营亏损 9.46 亿元,同比收窄 60.7%。其中,来自汽车的销售收入为 42.67 亿元,同比增长 146.1%,环比增长 22.4%。

整个 2020 年,蔚来汽车累计交付了 43728 辆车,同比增长 112.6%,总用户数超过了 7.5 万。据最新数据,2021 年 1 月,蔚来交付车辆 7225 台,同比增长 325.1%,也是连续第 6 个月刷新单月销售的最佳记录。

高瓴再度清仓,蔚来股价到头了?插图1

蔚来月交付量

截至美东时间 2 月 12 日收盘,蔚来股价为 59.85 美元,约合人民币 386.28 元,收跌 0.70%,总市值为 939.11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6061.2 亿元。

高瓴再度清仓,蔚来股价到头了?插图2

蔚来股价

蔚来创始人、董事长李斌,也从“2019 最惨的人”变成“2020 年最得意的人”。

特斯拉或 BBA

谁才是蔚来真正的对手

“特斯拉是要成为大众,而蔚来会坚守自己的定位,就是 BBA(奔驰、宝马和奥迪)。燃油车卖多少钱,蔚来电动车卖同样的价格,但比他们的服务、性能更好,智能化程度高,产品更有竞争力,服务有竞争力,这是蔚来的总体的策略。”董事长李斌不止一次地强调,蔚来对标的是 BBA 而非特斯拉。

但这个靶子似乎并不被认可。尽管新能源是公认的未来车企发展方向,但传统车企“船大调头难”,电动化表现反响平平。所以人们评价电动车时,通常还是在几家新势力里选择对比,特斯拉不可避免地成为另一个靶子。

而在这个评价体系里,即使蔚来销量不断攀升,在与其他友商的竞争中,蔚来、理想、小鹏和特斯拉依然保持着“三英战吕布”的格局。

数据显示,2020 年特斯拉全球交付总量为 499550 辆,大涨近 36%。这其中,Model 3 功不可没。据乘联会发布的销量数据来看,2020 年 1 -11 月,特斯拉 Model 3 累计销售 113655 台新车,是国内新能源市场最畅销的车型。

而理想、小鹏和蔚来在 2020 年最后一个季度共交付了超过 44000 辆汽车。虽然整体交付量向好,但 2020 年 Q1 时三家新势力的车辆交付综合只有特斯拉的 1 /10,而在第四季度,这个数字上涨到了 25%。

交付量的差距也直接影响到收入,据相关财报显示,特斯拉在 2020 年第二和第三季度分别获得了 422.7 亿元和 566 亿元人民币的收入,这个数字大约是蔚来的 12 倍,理想的 22 倍,小鹏的 25 倍左右。

高瓴再度清仓,蔚来股价到头了?插图3

四家造车新势力营收对比

2021 年 1 月 1 日,特斯拉上线了 Model Y,拼上了“SEXY”版图的最后一块,这意味着特斯拉自此覆盖了从 30-100 万的价格区间,把更多的用户收入囊中。而国内的三家新势力则将产品暂时集中在了较窄的区间内,蔚来锁定 30-60 万的中大型车市场,小鹏锁定 10-20 万的中型车市场,理想锁定在 30-40 万的中大型轿车市场。

据多家媒体报道,1 月 1 日,在 Model Y 发售的当天,蔚来惨遭大规模退单。蔚来的 SUV 车型 EC6 和 ES6,售价分别为 36.8 万元起和 35.8 万元起,是 Model Y 的直接竞争产品。虽然蔚来官网发文辟谣,但在之后的一场发布会上可以看出,蔚来并不能抛开特斯拉,“独自美丽”。

1 月 9 日晚,蔚来在成都举办了一年一度的 NIO Day2020,并在现场发布了其首款旗舰轿车 ET7。电池方面,蔚来所称的 150kwh 的固态电池和第二代换电站,号称在续航上“碾压”特斯拉;感知方面,蔚来搭载的 11 个 800 万像素的高清摄像头,比特斯拉使用的 120 万摄像头分辨率高 6 倍;数据算例方面,蔚来打造了自称迄今最强大的量产移动计算平台——ADAM 蔚来超算平台,是特斯拉 FSD 平台算力的 7 倍。但红星新闻注意到,ET7 其实还只是“期货”,更多地存在于“PPT”上。

而特斯拉在过去一年的股价上涨,让它的市值飙升汽车行业第一,相比于第二的丰田,特斯拉已是这家日本老牌车企市值的四倍。但特斯拉市值的一路狂奔,在一定程度上也拔高了其他车企的市值想象,现在的蔚来,市值已经超过了宝马和奔驰,成为了全球市值第三大的车企。

圈里圈外

蔚来割裂的用户生态

“蔚来的口碑如何?”这个问题在不同的社区里或许会得到不同的答案。20 万用户的蔚来 APP 里,车主们形成了蔚来特有的社群生态,在北京的车主甚至自称“京蔚军”来获得身份认同。但另一方面,“传销组织”“不正常”这些外界对“蔚来车友”的评价,则是蔚来社群生态的另一个视角。

2020 年的蔚来日前夕,有网传视频显示,深圳车主自费包机去成都参加 NIO Day2020,正副车长、空乘、地勤、乘客均为蔚来车主,大家在飞机上摇着手机手电筒,弹着吉他,唱着 NIO Day 的主题曲,堪比大型追星现场。而这,只是蔚来“运营神话”的小小缩影。

2019 年,蔚来因自燃事件跌入谷底,股价只剩 1 美元,一片唱衰之中,只有蔚来车主鼎力支持。在威海,有车主在酒店上投放蔚来广告视频,称愿意提供一层酒店为蔚来做展示厅并自付装修费;在深圳,有 65 位车主参与了 NIO day 的策划;在澳门,有车主自掏腰包几十万,自助蔚来参加澳门车展;在湖南,有车主推荐了 360 多个朋友去试驾蔚来;在上海,有车主给蔚来投放了 1.2 万的出租车广告……

高瓴再度清仓,蔚来股价到头了?插图4

为蔚来打广告的出租车

相关数据显示,2020 年一季度,蔚来交付 3838 辆新车,老用户推荐的订单比例高达 69%,超过 2019 年平均水平。但另一方面,蔚来的车主粉丝们在社区内“圈地自萌”,也却被外界诟病买蔚来是交了智商税。

同时,随着车主的逐渐增多,蔚来所推崇的高标准服务,也在面临考验。翻倍的用户也意味着更大的运营成本。

有媒体报道,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车主换电时需要排队逐渐成为常态。

“(用户)规模扩大导致蔚来倡导的用户体验被稀释,这个矛盾是我们接下来面对的最大挑战。”作为企业联合创始人的秦力洪感叹,蔚来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

此外,车卖得越多,蔚来也亏得越多。2020 年初,李斌也曾对媒体透露,“不算人力成本、移动服务车的投入,单‘服务无忧’项目蔚来每年在每位车主身上便要亏损 4000 多元。”根据蔚来的财报,自上市以来,亏损已超过 300 亿。

新能源市场仍在逐步扩大中。作为国内新能源头部车企,蔚来所面临的不再只是小范围车主的推崇。从小众走到台前,蔚来如何处理服务质量与销量增多之间的矛盾?与 BBA 或是特斯拉的竞争,蔚来又将如何突围?高瓴资本清仓,对蔚来是否会造成重大影响?如今,除了讲故事和卖情怀,需要蔚来回答的问题还有很多。

红星新闻 记者 袁野 实习记者 谢雨桐

原标题:《高瓴再度清仓,蔚来股价到头了?》

原文链接:https://m.thepaper.cn/baijiahao_11344937

正文完
 
追风者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追风者 2024-04-13发表,共计4049字。
转载说明: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有侵权必删除。 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