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宁王握不住车企“命根子”

37次阅读

文 / 狗蛋分蛋

当宁王握不住车企“命根子”插图

1

股价跌跌不休,锂电池行业的绝对龙头——宁德时代,急了。

10 月 31 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

董事会全票通过最新一轮股票回购议案,未来一段时间,宁德时代将以自有资金,集中竞价的方式回购公司股票,回购总额不低于 20 亿元。

回购股票,是上市公司拉动市场信心的一种常用手段。

一般情况下,回购出价会比市价高,高出 30%—50% 都属正常,整体利好股价上涨。

像最近格力电器回购股份,较当日溢价就是 50%。另一家开启回购的新能源企业“阳光电源”,溢价 65%,被市场评价为“极具诚意”。

这次,宁德时代设置的回购价格,也比较高。

公告中,宁德时代计划回购股票的上限金额为 294.45 元 / 股。31 日收盘时,宁德时代股价为 185.6 元 / 股。算下来,回购价格比市场价:

高了 58.65%。

有网友说,为提振市场信心,宁德时代下了血本:

可能是跌怕了。

今年以来,宁德时代的股价迎来一路下跌,从年初最高 271.13 元 / 股,下滑至年内最低 168.81 元 / 股,下跌幅度达到 37.74%,市值最高缩水接近 4500 亿元。

特别是 9 月以来,股价从最高 241 元 / 股,下探到如今 180 元 / 股左右,跌幅接近 25%。

股价持续暴跌,中小散户哀声载道。股吧里,大家对宁德时代的称呼,已经从“宁王”变成了“德子”。

加上最近几个月,茅台股价也不太稳,有网友说:

德子和茅子(茅台)再跌下去,我就要投胎去当孙子了。

尽管这次回购诚意满满,但几天过去了,宁德时代股价依旧在 180 元 / 股左右徘徊。

没能挽回信心。

视角拉回到几年前,那时候“德子”还是“宁王”,股民们对“宁王”的能力,信心爆棚。

2021 年 5 月,登陆创业板不到 3 年的宁德时代,市值一举迈入万亿门槛,三年间股价从最初 25.14 元 / 股,一路飙升至最高 434.1 元 / 股,翻了近 17 倍。

不少重仓股民赚得盆满钵满,股吧里各种推荐帖子下面,对宁德时代的评价都是“建议买入”,甚至是“无脑买入”。

宁王也和茅台一起,被当时的人们称作“A 股两条大腿”。

不过,自 2021 年触及巅峰后,宁德时代的股价就开始一路下滑,如今的股价相比于最高时,已经腰斩。

股价整体跌了两年,一直没能重塑市场信心。

关键是,就连一些大型投资机构的信心,似乎也开始动摇了。

早在今年 3 月,据第一财经报道:招银系,以及高瓴资本,已经开始减持宁德时代了。

其中招银系的湖北长江招银动力、深圳市招银叁号、中国价值基金,2022 年第四季度开始减持,这三位还是宁德时代的:

十大股东之三。

2

从“宁王”到“德子”,宁德时代经历了什么?

宁德时代正式成立于 2011 年,但真正打出名号,是在 2014 年。

那年,宁德时代推出了和宝马共同秘密研制的“G38”三元锂电池。

相比当时市面上主流的“磷酸铁锂”动力电池,三元锂电池虽然成本更高,但拥有更高的能量密度,初步解决了当时制约新能源车发展最大的两个问题:

续航和抗低温。

加上当时国家大力扶持新能源行业,在 2015 年发布了“动力电池白名单”,宁德时代位居“白名单”首页、首位。

国家的一波神助攻,让宁德时代顿时成为无数想要发展新能源车企眼中的香饽饽。

随后的几年时间里,宁德时代合作车企名单越来越长,不夸张地说:

国内除了比亚迪,几乎所有的新能源汽车厂家都与宁德时代有合作,或者寻求过合作。

其中就包括如今的造车新势力:

蔚来、小鹏和理想。

到了 2020 年,特斯拉成为宁德最大客户,其行业地位已经无人能撼动,当时全球配套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的车企有 119 家,3400 余款车型,市占率一度超过 50%。

新势力三家中,宁德时代电池覆盖蔚来全车型,覆盖小鹏 83% 的车型,覆盖理想 70% 的车型。

市场的绝对霸主地位,让宁德时代的业绩一路狂飙,营收从 2020 年的 503 亿元,暴增至 2022 年的 3286 亿元,短短两年翻了 6 倍。

但是,问题也出现了:

高昂的电池成本,让车企们苦不堪言。

新势力基本上都被盈利的问题困扰过,比如小鹏 2014 年成立,到 2020 年毛利率才正式转正。而直到今天,小鹏还没有正式实现年度统计净利润盈利。

电车盈利困难,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电池成本降不下去。

一台新能源车,“三电系统”(电池、电机、电控)是核心,占据了近半成本,其中电池占据了整车 40% 以上的成本。

一款电池,主要成本来自原材料和技术研发,其中原材料成本占大头。

虽然近年来电池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影响了电池厂商的毛利率,但是宁德时代自上市统计以来,毛利率就很少跌下过 25%,最高的时候,整体毛利率更是接近 35.5%。

眼看着宁德这个供应商飞黄腾达,还没有实现盈利的一众新能源车企,那是羡慕嫉妒恨。有人说:

宁德时代每一分钱的盈利,背后都有个亏掉裤衩的新能源车厂商。

2022 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也曾“火力全开”吐槽电池太贵:

我们现在不是给宁德时代打工吗?

如果说电控、智驾是电车的灵魂,那关乎利润的电池,就是电车的命根子。

谁也不想自己的命根子掌握在别人手中。

更重要的是,这几年,除了造车新势力,传统造车大厂也纷纷加入了新能源车市场竞争中,市场越来越卷。

卷技术、卷服务、卷格调,最后殊途同归,都要卷价格。

尤其是今年,车企们价格战打得飞起。

理想开始降价,技术党小鹏开始搞性价比,就连号称“永不降价”主卷服务的蔚来,都从牙缝里抠出权益补贴客户 …..

而电池成本,明显成了新能源车“卷价格”最大的阻碍。

于是,自研电池,也被车企们心照不宣,提上了日程。

老牌车企们率先行动,开始布局属于自己的动力电池。

比如福特,宣布与 SK 成立合资公司计划扩建动力电池;大众也开始搞固态电池技术布局;上汽推出了“电池银行”计划;广汽也推出了“中子星战略”……

新势力们也不甘示弱。

蔚来开始筹备与蜂巢能源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开发大圆柱电池;理想引入蜂巢能源、欣旺达等二供电池企业。

就连过去被说和宁德“穿一条裤子”的小鹏,新款 P5 的电池供应商换成了亿纬锂能,P7 换成了中创新航。

甚至战场上杀得你死我活的蔚小理,也默默牵起了手,一起投资了一家动力电池生产商“欣旺达动力”。

10 月 31 日消息,如今“欣旺达动力”已经完成 7 轮融资,即将迈入 IPO 大门。

新能源车圈硝烟弥漫,价格战远未结束。

宁德时代的桌子,频频被掀动,越来越不稳了。

3

除了“打工人”车企集体反水,宁德时代正在面对的,还有越来越强的对手。

有意思的是,宁德时代最大的对手也来自新能源车圈,它就是比亚迪。

如果说“打工人”车企反水,宁德时代感受到的是来自车圈的外卷,那比亚迪的崛起,那就是直面:

来自车圈的内卷。

比亚迪一直是宁德时代的老对手,只是在最开始并不突出。

但近年凭借着自产自装的模式,比亚迪不愁单量,获得了长足的发展空间,加上不间断的研发自卷,发展势头异常迅猛。

乘联会最新数据,比亚迪国内电池的市场占比,从 2020 年的 14.9%,上升到了今年 1 - 9 月的 27%,位列全国第二。宁德时代的市场占比,则从 2020 年的 50%,下降到了今年 1 - 9 月的 39.5%。

二者的差距,从 2020 年的 35%,进一步缩小到 11.5%。

比亚迪给予宁德时代的压力,越来越大了。

今年 5 月也有消息传来,宁德时代最大的客户特斯拉,向比亚迪抛去了橄榄枝:

其德国柏林超级工厂生产的一款后驱版 Model Y,将搭载比亚迪的刀片电池。

背后对手追赶,昔日的老友又补了一刀,宁德时代心里苦。

而随着新能源车圈不断下场自研,整个动力电池市场,也被卷到“产能过剩”的局面之中。

今年上半年我国动力电池累计产量达 293.6GWh,累计装车量只有 152.1GWh,刚过半数。

意味着,动力电池生产出来,有近一半成了库存。

10 月 20 日,宁德时代发布财报,今年第三季度,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 10.66%,乍一看还行。

但是要知道,2022 年第三季度,宁德时代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是 188.42%。再上一年,2021 年第三季度,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是 130.16%。

从百分之一百多,到百分之十出头,已经不能用失速来形容了。

业绩大幅度低于市场预期,股价自然难以维持。

有专业人士分析,除了竞争格局加剧以外,产能“超饱和”也是宁德时代业绩大幅度下滑重要因素之一。

这场保卫命根子的战役中,新能源车企们不断下场,加入浩浩荡荡的“造电池”大军:

质疑宁德,成为宁德,超越宁德。

宁德的时代,正在向“宁德们的时代”迈进。

原文链接:https://www.163.com/dy/article/IINHOI4J0515ABIB.html

正文完
 
追风者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追风者 2024-01-15发表,共计3393字。
转载说明: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有侵权必删除。 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