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产业不是虚拟经济,而是中国的战略性产业

20次阅读

被网络制裁的那 一刻,俄罗斯的手足无措让人印象深刻。

在互联网时代,轻慢互联网一定会受到惩罚。

那么,俄罗斯的前车之鉴会让我们对中国互联网企业更理性一点吗?

这两年,中国人对互联网企业出现了两种成见:

第一是资本原罪;第二是重应用,轻技术。

抛开对个人、少数企业过度跟风式的毁誉,抛开先入为主,把它放在中国四十年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放在大国博弈的大时代之中,当下,无疑是重新思考行业价值最好的时机。

首先,有 3 月 16 日的国务院金融委稳定发展委员会的专题会议定调在前,媒体评论认为“中国绝不会放弃或削弱对互联网产业的支持”。

处于低谷的中国互联网产业在国际资本市场上一度面临最危险的时刻,两天市值蒸发近万亿,海外媒体和投资机构隔三岔五释放关于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坏消息,偏偏国内舆论也有人乐此不疲,营造出一个诡异的氛围。

还有就是,在我们眼前刚刚成为前车之鉴的俄罗斯。

俄罗斯在方向上有两次选择失误——

第一次是点错了科技树,舍弃了半导体而选择了电子管;

第二次,是错过了互联网应用发展的机遇,以至于面对世界巨头毫无竞争力,其结果是,战场上吃亏尚在其次,关键是被世界科技潮流抛弃的命运已经基本注定。

当俄罗斯一夜之间被断芯断网,俄罗斯互联网企业甚至无法支撑起地铁手机支付的简单场景。当 Whatsapp 被取消服务,俄罗斯人立刻想起来一度被禁的 Wechat。

互联网产业不是虚拟经济,而是中国的战略性产业插图

金融委会议和众多央媒的密集表态,或许意味着在经过规范和调整之后,重回正轨的中国互联网行业,将迎来新的契机。

只是这一次,中国互联网产业要承担的使命更加艰巨,是 5.5% 甚至更高的可持续的增长,是双循环的大战略,还有大国博弈。

所有这一切都需要互联网取得新的突破来托底。

互联网产业不是虚拟经济,而是中国的战略性产业插图1

选择决定命运。

俄乌冲突或许有助于解决中国人一个根深蒂固的思维误区:互联网世界不只有芯片是高科技,核心软件、应用体系同样是高科技。

俄罗斯被制裁后,网上最常见的问题有两个:

一个是,为什么俄罗斯在芯片上不怕卡脖子?简单说,那是因为俄罗斯在芯片方面没脖子可卡。

俄罗斯才刚刚突破 56nm 的芯片技术,而且俄主战装备没有大量借助芯片,主要依靠在传统科技工艺基础上的系统集成优化,就是把一堆不怎么先进的东西拼到一起,实现产品整体可靠、可用。

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俄罗斯连一些简单的 App 都无法实现独立自主?

那是因为,尽享现代互联网便利的很多中国人一直以为,场景应用是大白菜,只要会写代码就能搞定,实则不然。

互联网科技有三个支点:硬件、软件和数据,这三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只是因为中国在终端应用方面近些年表现得太突出,以至于在对标美国的时候,才让人对硬件、基础软件产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

事实上,仅仅是互联网技术的快速落地,就给中国助益良多。看下面这张世界主要经济体的 GDP,过去七十年的变化,你能发现什么?

互联网产业不是虚拟经济,而是中国的战略性产业插图2

1950 年到 2020 年世界主要经济体 GDP 总量变动

中国曲线有四次明显的跃升:1980 年前后,1993 年前后,2003 年前后,2010 年前后。

熟悉中国当代史的都知道这些时间对应着什么。

1980 年前后对应着对内改革,对外开放,是最初级的市场化和全球化;

1993 年前后对应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一锤定音,开启了全面的市场化;

2003 年前后对应着中国入世,可以叫真正的全球化。

那么,2010 年以后对应的究竟又是什么呢?现在看来应该就是互联网行业的爆发。

而一个更有意思的现象是,过去 60 年,美国对日本、德国、英国的领先优势一直在扩大;只有中国是一个例外,在过去十多年中,中国快速缩小了与美国的差距。

这样的上升幅度,似乎只有从技术革命的角度才能解释得通。过去六十年,美国是新技术的引领者,总是能割走收益最丰厚的果实,其它国家只能跟在美国后面。

至于中国,前三个节点就是在补课,补市场化、法治化、城市化的课,在摸别人的石头,所以自己感觉速度很快,但是差距也同样是在不断扩大,只是等到互联网技术大爆发,才让中国有了缩短和领头羊美国差距的真正机会。

特别是,互联网是一种特别适于放大中国固有优势的技术。

互联网领域有一个非常知名的“梅特卡夫定律”,大意是一个网络的价值等于该网络内节点数的平方,而且该网络的价值与联网的用户数的平方成正比。

用大白话就是,人口越多,用户越多,场景越丰富,一个网络和平台就越有价值。

在过去 40 多年中,中国做出了 4 次极其重要的选择。而且,幸运的是,我们都选对了。

互联网产业不是虚拟经济,而是中国的战略性产业插图3

很多人疑惑于当初俄罗斯(前苏联)为什么选择了电子管,而放弃了晶体管(芯片就是集成了大量晶体管)的技术路线?

这个选择实属不得已。

俄罗斯远不如美国财大气粗,更加比不上整个西方世界。当电子管和晶体管技术分叉出现的时候,西方是全都要,然后选一个更好的。

俄罗斯则只能选一个稳妥可用的。在核大战的阴影下,电子管更少受电磁影响,因此得到青睐。

芯片有多难?中国现在比谁都感受强烈,那是集中几乎全世界顶尖科技的产物,所以苏联的当初的选择至少是现实的。

中国后来所处的国际环境要优越得多,但是在造还是买之间,中国还是先选择了买。

最大的不同是,中国没有完全放弃自主路线,保留了基础的备份。

如果说俄罗斯在芯片硬科技的选择说不上错,那么在互联网产业软科技方面的第二次选择错误,就让人看不懂了。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俄罗斯互联网产业起步时间和中国差不多,也曾拥有不亚于我们的 BAT 的企业,只是这些企业没能坚持下来,要么很快失去创造力,要么被国际巨头冲得七零八落。

自 2012 年开始,俄罗斯就再也没有出过一个像样的互联网领域的“独角兽”企业。

相对而言,中国虽然在芯片等硬件底层上一度落后,但是在互联网应用开发方面,却赶上了一个最好的时代,后发优势被中国发挥得淋漓尽致,在一些领域,甚至实现了对美国的反超。

1970 年代,纽约第五大道的路灯就已经是电脑控制了。今天电子商务的诸多种业态,随后的二十年也大多在美国出现了。上个世纪末,几个汽车大佬甚至已经搭建起了汽车行业的第一个产业互联网,并诞生了电子支付这个衍生品。

然而,也许是美国的领先优势太大,也许是美国制造业开始大规模外迁,或者更多是因为成本……互联网的下沉在美国更像是科学家、企业主心血来潮时的新奇玩意。

于是,给了中国千载难逢的机会。

中国的互联网革命,集聚了中国四十年发展之大成——

它由民营企业撬动,民营企业体制灵活,最能感知到市场的方向;

得到政府和民间的一致支持,不管黑猫白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发展的问题发展中解决;

全球化的视野、巨人的肩膀,不仅仅是前沿的技术,还有最理解创业精神的风投资本以及全球化的资本运作;

……

于是,互联网创业在中国最终被引爆。

互联网与中国经济结合的紧密程度,超过了大多数人的想象。

即使是在我们下一阶段最希望获得突破的产业互联网领域,据官方统计,截至 2021 年,我们的中小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的比例也有 25%,虽然不到美国的一半(54%),但 25% 背后就是一千万家企业。

而二十多年前,我们无论工业,还是商业距离现代化都还有着莫大的距离。

更别说在消费互联网方面,中国基本上已经牢牢站在了金字塔的顶部,我们的电商、移动支付、物流……都有独步天下的绝活。

据中国信通院的测算,2020 年美国数字经济规模为 13.6 万亿美元,占比为 41.7%,中国则以 5.4 万亿美元,占比 16.43% 居第二,遥遥领先之后的德国(7.79%)、日本(7.6%)和英国(5.48%)。

互联网产业不是虚拟经济,而是中国的战略性产业插图4

为什么是中国能够紧跟上美国的步伐,而日本、德国、英国也在被美国抛离,答案或许就在其中。

互联网产业不是虚拟经济,而是中国的战略性产业插图5

2022 年,也许将成为近年来中美 GDP 增速最接近的一年。

对美国增速优势的减弱,意味着两国经济增量的差距会缩小得更慢,这让我们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未来若干年,我们靠什么追赶美国?

今天,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制造业规模、进出口规模也已经是世界第一。中国经济的基数已经非常高,即使要实现“5”字头的增速,也并非易事。

破局的答案,是新技术,新经济。

出口、投资和消费,过去几十年都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但它们拉动经济的边际效应已经进入快速衰减期。

中国的出口、消费、制造业都需要升级,而依仗同样是新技术、新经济。

越是新技术,不同经济体之间的技术代差就越小,实现弯道超车的可能性就越高。

中国的国情是人口多、资源少,这决定了以互联网、新能源为代表的技术,能够放大我们的人口红利,放大 14 亿人超级大市场的优势,还能节约资源和能源。

大国博弈比的是综合国力。美国做得最好的,我们短时间内达不到,但要努力跟住,美国人做得不那么好的,我们则是要尽可能拉开差距。

事实上,这正是中国互联网企业过去有意无意间一直在做的事。现在只有中美两国有世界级的互联网公司,一则是因为这两国的体量,另一则恰恰是我们在美国的短板上实现了超越。

阿里巴巴早已是全球交易金额最大的商业平台,腾讯早已是全球最大的游戏公司,字节跳动推动了短视频赛道的形成,Tiktok 的现象级出海甚至打破了美国企业在同类产品创新上的垄断,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量已经是全球第一……

但要笑到最后,无论硬科技还是软科技,两手都要硬。

俄罗斯的遭遇或许会让我们从对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轻视中多一分警醒,多一点自信。

假设断网的情况出现在中国,中国绝对会比邻国从容得多。

中国在互联网应用方面的积累,让硬件和软件各领域基本都有成熟的本土化应用,而且有了不少的自主技术。

比如,华为的 5G 专利技术和横跨手机、平台、电脑的鸿蒙操作系统。

比如,阿里云进入全球第一方阵的云计算技术——在权威机构 Gartner 的 2021 年度产品报告中,拿到了 IaaS 计算、存储、网络、安全四个核心类目的全球最高评分,数据库综合实力也稳居全球第一阵营

再比如,在设计、流片、应用等环节逐渐补上短板的中国芯片制造体系,虽然离世界顶级水平仍有差距,但相关的产业链已经很完整,并且在追赶的路上。

中国需要的只是时间,是在市场化、全球化、法治化支撑的和平环境能多延续些时间;还有国人对于探索路上的企业和产业的体谅和理解。

互联网产业不是虚拟经济,而是中国的战略性产业插图6

之前,中国互联网企业,在资本市场上经历了一个低谷。

互联网产业不是虚拟经济,而是中国的战略性产业插图7

2021 年,中国互联网行业还能出现在全球十大市值公司的排名中,到了 2022 年,已经全部消失。

中国互联网的社会评价一度陡然降低,似乎落到了和让人糟心的房地产业一个田地。

即使在美国,互联网公司就是科技公司,这也是一种全民共识,但到了中国,很多不折不扣的有强大技术实力的互联网企业,也被一些人贬斥成了“虚”,仿佛不搞制造业、不造芯片,就全都是虚的。

然而,虽然中国互联网企业处于市场的最低谷,面临社会的毁誉不定,他们在探索一条以数字技术,服务各行各业的道路。中国互联网行业在与农业在进行着深度结合,与汽车制造业、与新能源产业深度结合,大型互联网企业深耕云计算、国产数据库、半导体和工业软件领域,甚至是芯片等硬科技。

昨天,腾讯 2021 年年报公布,来自金融科技和企业服务的营业收入超过了游戏。

今时今日,几乎所有的中国大型互联网企业,都在向科技主战场上汇聚。

互联网产业不是虚拟经济,而是中国的战略性产业插图8

这是一个动辄需要投入成百上千亿,却可能一无所获的领域,但是它们依然在坚定地投入,投入的力度远超许多大型央企。

中国这个拥有 14 亿人的超大市场,仍然为所有的技术投入者提供着巨大的想象空间。

互联网产业不是虚拟经济,而是中国的战略性产业插图9

因为只有熟悉行业大势的人才知道,中国今后所有产业的升级,所有应用场景的升级,都需要互联网和数字技术的支持。作为这个时代最前沿的技术领域,互联网也能够最直接地把中国超大规模的市场优势,转化为技术层面的国际竞争力。

只知道玩杠杆的虚拟经济,绝不会有这样的境界。

互联网产业不是虚拟经济,而是中国的战略性产业。

中国互联网产业当然也需要不断调整、规范,不过,所有的监管都必然服从于国家的宏观战略目标,必然有利于行业更高、更快、更强。

所以,金融委会议提法至关重要。

“关于平台经济治理,有关部门要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方针完善既定方案,坚持稳中求进,通过规范、透明、可预期的监管,稳妥推进并尽快完成大型平台公司整改的工作,红灯、绿灯都要设置好,促进平台经济平稳健康发展,提高国际竞争力。”

这是中国过去四十年的发展经验总结。

揆诸未来,中国互联网行业的目标也是星辰大海。

举报 / 反馈

原文链接: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28457202926841857&wfr=spider&for=pc

正文完
 
追风者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追风者 2023-12-10发表,共计4947字。
转载说明: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有侵权必删除。 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