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tGPT CEO下台因“忘记初心”?

15次阅读

ChatGPT CEO下台因“忘记初心”?插图

与 29 岁的马斯克一样,37 岁的 OpenAI 创始人山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刚刚被公司董事会闪电解职

美国当地时间 11 月 16 日,阿尔特曼在旧金山参加 APEC 峰会,并在一场研讨会上代表公司发言。一天后,OpenAI 发布一纸声明,阿尔特曼被解除 CEO 职务,并离开公司。

面对这场突然袭击,阿尔特曼并没有奋起反抗。他在社交媒体上宣称,热爱在 OpenAI 工作的日子,“这改变了我,希望对世界也有一点影响”,并计划晚些时候说明下一步的打算。

此外,阿尔特曼的老搭档、OpenAI 联合创始人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也将辞去董事会主席职务。他在社交媒体上披露了 这场人事变动的具体过程:

11 月 16 日,阿尔特曼收到 OpenAI 首席科学家伊利亚·苏茨克韦尔(Ilya Sutskever)发来的短信,要求周五中午谈话。阿尔特曼参加了一次 Google Meet,除了布罗克曼之外,整个董事会都在场。苏茨克韦尔告诉阿尔特曼他将被解雇,并且消息很快就会传出。中午 12:19,布罗克曼收到苏茨克韦尔发来的短信,要求快速打电话。

11 月 17 日中午 12:23,苏茨克韦尔发送了一条 Google Meet 链接。布罗克曼被告知,他将被从董事会中除名(但对公司至关重要,并将保留他的职位),而阿尔特曼已被解雇。大约在同一时间,OpenAI 发表了博文。

至此,OpenAI 的六人董事会仅剩四人,其中三人为公司外部人员;OpenAI 创始团队事实上已经出局。

OpenAI 在声明中称,阿尔特曼的离职是在董事会经过深思熟虑的审查程序之后进行的。审查结论是:阿尔特曼“与董事会的沟通中始终不坦诚,阻碍了董事会履行职责的能力”,董事会不再对他继续领导 OpenAI 的能力充满信心。

此外,OpenAI 首席技术官米拉·穆拉蒂将担任临时 CEO;公司将正式寻找一位永久性的 CEO,接任人选仍在确认过程中。

阿尔特曼被 OpenAI 闪电清洗,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本月初,OpenAI 举行首届开发者大会,发布 GPT-4 Turbo、AI 个人助理和 GPT 商店等多款重磅产品。像往常一样,阿尔特曼是整场活动的主持人。本周的 APEC 峰会上,阿尔特曼也没有显露任何即将下台的征兆。在与 Meta、谷歌等公司高管进行探讨时,他宣称生成式 AI 将是“人类迄今为止发明的最具变革性和最有益的技术”,而他“无法想象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兴奋的工作了”。

短短十几个小时后,阿尔特曼就丢掉了 CEO 的职位,并告别了自己一手养大的公司。

一直力挺阿尔特曼的微软试图淡化这一变动的影响。该公司发言人称,“我们与 OpenAI 有着长期的合作关系,微软依然致力于与新 CEO 和她的团队合作将下一代的 AI 带给我们的客户。”但在周五美股交易中,微软股价收跌 1.68%,盘后交易中再跌 0.97%。

阿尔特曼的去职在科技行业引发热议。谷歌前董事长施密特在社交媒体上称,阿尔特曼是他个人的英雄,他的离开“非常难以置信”,迫不及待想要知道他接下来做什么。Airbnb 创始人切斯基则宣称,奥特曼是这个时代最好的创业者之一,做出了空前的贡献。

也有一些人报以调侃。英伟达科学家 Jim Fan 称,OpenAI 内部已经实现了 AGI(通用人工智能),ChatGPT 现在是 CEO 了。

OpenAI 成立于 2015 年,起初是一家专注于 AI 的非营利研究机构,但随着微软的入局,逐渐向营利转型,并在 2022 年底凭借生成式语言大模型 ChatGPT 出圈,成为全球科技行业的焦点。

2023 年,OpenAI 继续高歌猛进,技术、产品、用户、资金和商业化等维度均有重大突破,竞争对手难以望其项背。就在一切看似顺风顺水时,OpenAI 管理层突然大地震,在引发行业震惊的同时,也让外界有了管窥 OpenAI 内部裂痕的契机。

在被问及如何看待阿尔特曼离职时,ChatGPT 也从自己的“视角”,描绘了这位年轻人黯然出局的情景:

在一间明亮的会议室中,阿尔特曼站在房间的中央,他的表情显得有些沮丧。会议桌上散落着文件和文件夹,象征着变动的决定。身后的墙上挂着一块 OpenAl 的标志现在看起来有些孤独。房间里弥漫着一种紧张的氛围,暗示着这一决定对于组织和阿尔特曼本人都是一次重大的变革。

A

不持有 OpenAI 任何股份,一度被视为阿尔特曼的“高风亮节”,如今却成为他被逐出公司的致命软肋。

OpenAI 从非营利组织起步,背负着阿尔特曼、马斯克等人对抗谷歌等大公司的梦想,带有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对于不拿股份,阿尔特曼也颇为自矜,曾宣称之所以放弃获得巨大潜在回报的机会,是因为自己不需要钱。

从财务层面考量,年少成名的阿尔特曼的确“不差钱”。他在二十多岁就依靠创业赚到 500 万美元,不到 30 岁就成为美国著名创业孵化器 Y Combinator 总裁。早早实现财富自由后,阿尔特曼混迹于硅谷上层社会,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但如今来看,阿尔特曼当年的选择埋下巨雷。创始人放弃持股,相当于将大半条命交到了董事会手中,自己却没有制衡武器。倘若创始人与董事会意见一致,双方尚可和睦相处;否则两者的矛盾势必不断积累,并在某一时间被爆发。

导火索在 11 月初被点燃。

OpenAI 开发者大会结束后,ChatGPT 在 11 月 8 日大规模宕机,疑似遭遇 DDOS(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第二天,微软宣布出于安全考虑,暂时阻止员工使用 ChatGPT;11 月 15 日,阿尔特曼在社交媒体上宣布,由于用户量过大,ChatGPT Plus 付费版暂停注册。两天后,阿尔特曼宣告下课。

通常来说,一次影响时间不长的技术故障,并不足以构成董事会把创始人拉下马的把柄。但OpenAI 复杂的权力架构,再加上阿尔特曼手无股权,为董事会发难提供了充足条件。

由于兼具非营利和营利双重身份,OpenAI 的股权和控制权设计颇为复杂:六人董事会控制着非营利组织 OpenAI Inc,后者又通过一系列安排控制 OpenAI Global,也就是 OpenAI 的业务主体。

在公司文件中,OpenAI Global 被描述为“利润上限公司”,也就是微软及其他投资者可以持股并获得财务回报的公司。微软在这家公司中占股 49%,OpenAI 非营利组织控股公司、员工及其他投资者共同持股 51%。

OpenAI 如此设计,一方面能够让微软可以通过持续投入,获得巨额财务回报,另一方面又让公司能够在非营利的轨道上长久运转。等到 OpenAI 为微软及其他投资者赚到 1500 亿美元的利润,OpenAI 将彻底掌控公司。

但这一结构也埋下了隐患:董事会对于公司走向占据极大主动,投资者和 CEO 的话语权反而十分有限。OpenAI Global“被允许寻求和分配利润”,但受非营利组织使命的约束,也就是受到董事会的制约;后者有能力施展突袭,而无需考虑微软及其他股东的想法,甚至不需要提前通气。

本月初的 OpenAI 开发者大会,微软 CEO 纳德拉为阿尔特曼站台,并宣称两家公司的关系“很好,未来也会很好”。以此推断,微软很可能并不知道 OpenAI 即将发生巨震。

而在被董事会撤职后,阿尔特曼并未显露从微软搬救兵的迹象;微软也在第一时间接受了 OpenAI 的新变化。这场“闪电兵变”,行动之迅捷平稳令人侧目。

B

尚未确切证据表明,阿尔特曼与 OpenAI 董事会究竟有何不可调和的矛盾。但从阿尔特曼这些年的经营动作来看,双方围绕非营利属性的争执,或许是 OpenAI 长期未能弥合的裂痕,也是这场管理层剧变的深层诱因。

OpenAI 在诞生之初试图以非营利模式为 AI 探路,避免这一影响深远的技术被谷歌等大公司掌控。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非常欣赏这一理念,并为之投入巨资。

但随着公司发展,OpenAI 的资金缺口不断放大,促使阿尔特曼带领管理层逐渐偏离非营利的轨道,并导致马斯克与之分道扬镳。2019 年,OpenAI 获得微软 10 亿美元投资,至此进入发展快车道。

在阿尔特曼治下,OpenAI 一方面与微软不断深入绑定,另一方面快速推进商业化。它在今年初拿到微软 100 亿美元的注资,其技术被广泛应用于微软产品“全家桶”;面向第三方公司的变现动作也在不断加速,包括开放付费 API 接口、推出企业版 ChatGPT、上线 GPT 商店等。

2023 年的 OpenAI,越来越像一家“正常公司”,当年的非营利愿景渐行渐远。据媒体报道,OpenAI 今年 10 月的年收入运行率增至 13 亿美元,也就是预计每月收入 1 亿美元以上。

站在微软及其他投资者的角度,仍在亏损的 OpenAI 快速提高营利能力、减轻资金压力,不仅可喜,而且必要。但对于 OpenAI 董事会而言,这一做法颇有“违背初心”的嫌疑。

在本次大清洗前,OpenAI 的六位董事会成员中,三人是外部企业家:问答网站 Quora CEO 亚当·丹杰洛,技术企业家塔莎·麦考利,以及乔治城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的海伦·托纳。种种迹象表明,上述三人与 “有效利他主义” 思潮颇有关联。

这套哲学理念希望用证据和推理来选择最有效的方式以造福他人,即最大或更好地行善。按照这一理念推演,在互联网科技领域,“开源”“免费”“去中心化”等均有利于最大程度地行善,而以营利为基本目标的公司组织形态则背道而驰。

OpenAI 发言人对此表示,“我们的董事会成员都不是有效利他主义者,独立董事会成员也同样如此。”但从公开信息来看,OpenAI 与有效利他主义社区的关系并不简单。例如,2017 年 3 月,OpenAI 从有效利他主义者资助的 Open Philanthropy 获得了 3000 万美元的资助。

此外,对于 OpenAI 与微软这样的大公司捆绑,董事会一直十分警惕。

根据 OpenAI 与微软的协议,微软从 OpenAI 获得的利润仅限于 OpenAI 母公司章程中规定的“达到 AGI 之前的收益”,并承诺将 AGI 技术和公司的完整控制权留给 OpenAI 非营利组织。

也就是说,当 OpenAI 的技术发展到某一阶段后,微软将不再能够从中获利,甚至彻底出局。站在董事会视角上,微软乃至其他大公司,注定只是 OpenAI 历史长河中的过客,而非一路相随的商业伙伴。

然而,阿尔特曼担任 CEO 期间,一直在加强与微软的合作关系。他带领 OpenAI 拿到了微软上百亿美元的融资,并推动自家技术在微软产品中全方位落地。在董事会最看重的 AGI 领域,阿尔特曼也毫不掩饰对于微软的青眼有加。

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阿尔特曼透露,他希望从微软获得更多投资,“毕竟从这里到实现 AGI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计算需要构建,而且训练费用也太高了”。本月初的 OpenAI 开发者大会上,他又对微软 CEO 纳德拉说,“我认为,我们在科技领域拥有最好的合作伙伴关系,我为我们共同构建 AGI 感到兴奋。”

阿尔特曼想让 OpenAI 成为微软的宠儿,公司其他人却不一定认同。本月中旬,针对网民对于 OpenAI 非营利属性的质疑,OpenAI 公关人士紧急灭火,宣称“OpenAI 不是微软投资的公司,是一家完全独立的非营利组织!”

几乎同一时间,阿尔特曼被解除 CEO 职务、离开 OpenAI。尽管微软第一时间声明合作关系保持不变,但在阿尔特曼去职后,两家公司的关系将愈发微妙。

C

告别阿尔特曼后,OpenAI 董事会选择了 CTO 米拉·穆拉蒂(米拉·穆拉蒂)为救火队长,担任临时 CEO。

穆拉蒂并不是 OpenAI 的创业元老。她在 2013 年加入特斯拉,负责 Model X 等车型的研发;2016 年跳槽到 AR(增强现实)创业公司 Leap Motion,2018 年才加入 OpenAI。

过去几年间,穆拉蒂出现在公众视野的次数不多,而是专注于技术和产品研发。在她的主导下,OpenAI 推出 ChatGPT 等产品,一跃成为全行业的焦点。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穆拉蒂多次谈到了 技术对于人类社会的深远影响,而这也与 OpenAI 的有效利他主义倾向存在相通之处。

例如,穆拉蒂曾表示,“我们在 OpenAI 有哲学家和伦理学家,但我真的认为,有一些重大的社会问题不应该只由技术专家来解决。”

她认为,“这是一个独一无二的时刻,我们确实有能力塑造社会。但这是双向的:技术塑造了我们,我们也在塑造它。还有很多关于社会影响的问题,还有很多我们需要考虑的伦理和哲学问题。重要的是,我们要引入不同的声音,比如哲学家、社会科学家、艺术家和人文学科等领域的人。”

此外,她想重新设想图灵测试,以确定计算机是否能像人类一样思考,以纳入“广泛的认知任务”。但最重要的是,她希望 OpenAI 的系统能够向真实的人类学习。

不过,穆拉蒂并不会长期担任 CEO。她的任务是在新 CEO 就位之前,确保 OpenAI 保持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大规模宕机之类的故障。

目前,OpenAI 在全球 AI 竞争中领先,但竞争对手也在加紧步伐。谷歌、Meta 等公司都在研发自己的 AI 大模型,亚马逊今年 9 月花费 40 亿美元,投资 OpenAI 的强劲对手 Anthropic。OpenAI 昔日金主马斯克创立新公司 xAI,并展开大规模挖角。

在对手环伺的激烈竞争中,OpenAI 遭遇人事动荡,发展前景蒙上阴影。在后阿尔特曼时代,OpenAI如何处理与微软的关系,以及怎样避免被竞争对手反超,将是下一任 CEO 的关键挑战。

参考资料:

腾讯科技,《揭秘 OpenAI 董事会:六人决定 AGI 何时到来?身系人类未来》《揭秘“ChatGPT 之父”突遭罢免内幕:从开发者大会起,几件事已有征兆》

钛媒体,《OpenAI 创始人被突击罢免始末,ChatGPT 的激进发布可能放缓》

雷递,《ChatGPT 之父被 OpenAI 解雇:还被踢出公司 董事长也辞职了》

新智元,《曝出 OpenAI 六大金刚掌握 AGI 命运,一旦实现微软收益为 0》

CSDN,《GPT-5 正在开发中,OpenAI:希望微软能再给资金支持》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DoNews 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DoNews 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原文链接:https://www.donews.com/article/detail/6885/62500.html

正文完
 
追风者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追风者 2023-12-08发表,共计5667字。
转载说明: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有侵权必删除。 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