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多名研究人员集体辞职!人员地震持续……OpenAI反转突现?

15次阅读

AI 圈这个周末并不太平。

美东时间周五,OpenAI 董事会发表声明,称由于对其 CEO 萨姆·阿尔特曼继续领导公司的能力失去信心,将免除阿尔特曼 CEO 和董事会职务,由公司的首席技术官米拉·穆拉蒂立即接任。

当前,这家全球最受瞩目的 AI 公司正陷入一场剧烈的人事震荡之中。一方面,位于风暴核心的阿尔特曼连发多条声明回应,表示这一决定使其震惊;另一方面,多名高级研究人员也在陆续辞职。据外媒报道,OpenAI 董事会正在与阿尔特曼讨论重返公司担任 CEO。

董事长、多名研究人员集体辞职!人员地震持续……OpenAI反转突现?插图

多名技术人员负气出走,董事会想吃回头草?

据外媒报道,OpenAI 董事会正在与阿尔特曼讨论重返公司担任首席执行官。报道还称,多名高级研究人员已经在周五辞职,包括公司研究总监 Jakub Pachocki、负责评估人工智能潜在风险的团队负责人 Aleksander Madry,以及在 OpenAI 工作了七年的资深研究员 Szymon Sidor。而且更多的离职“正在进行中”。

与此同时,微软、风投公司 Thrive Capital、老虎环球基金等主要投资者正在向 OpenAI 董事会施压让阿尔特曼复职。据报道,微软的 CEO 萨提亚·纳德拉已经与阿尔特曼取得联系,表明不管阿尔特曼下一步打算如何都将提供支持。

相关人士的一系列回应表明,OpneAI 解雇阿尔特曼“事发突然”。事实上,阿尔特曼在被解雇前还一直在为 OpenAI 奔忙。本周四,阿尔特曼以 OpenAI CEO 的身份在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上发表了演讲。直到周五上午,阿尔特曼还在与半导体高管讨论早期设计新芯片的努力,以降低公司的成本。而 OpenAI 最主要的投资人微软事前也没有得到任何通知。

被解雇后,阿尔特曼在社交网络发表了多条回应,其中一条说道:“从很多方面来说,今天都是一次奇特的经历。这有点像是在你还活着的时候为你读悼念词。”半小时之后,阿尔特曼再度发声,表示如果他离开,OpenAI 董事会追索他所持股票的全部价值。

值得注意的是,OpenAI 董事会的大多数成员都是独立董事,不持有 OpenAI 的股份。据公开信息,阿尔特曼也并没有任何股权。阿尔特曼曾对外多次解释,不持有股权是为了防止股权利益和决策有冲突。因此,外界分析这可能只是阿尔特曼在表达不满。

和阿尔特曼共同离开的还有 OpenAI 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格雷格·布洛克曼。布洛克曼被称为 OpenAI 的另一“关键先生”。在得知阿尔特曼被解雇后,布洛克曼旋即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自己也将离开,后续又发文梳理了这一突发事件的时间线,多次提到了董事会的另一成员伊利亚·萨斯克维尔,表明他在罢免阿尔特曼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萨斯克维尔也是 OpenAI 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是 OpenAI 的首席科学家。在阿尔特曼和布洛克曼被罢免前,OpenAI 的董事会一共有 6 名成员,其中阿尔特曼、布洛克曼和萨斯克维尔是内部董事,也是最初的三名创始人,另外三名均为外部董事。在昨天罢免阿尔特曼的官宣中,OpenAI 提到,董事会将由首席科学家萨斯克维尔、独立董事亚当·丹杰洛以及技术企业家塔莎·麦考利、海伦·托纳组成。

从 OpenAI 的罢免官方宣言来看,措辞极为严厉,指责阿尔特曼在与董事会的沟通中“没有始终如一坦诚”,“阻碍了董事会履行其职责的能力”。有分析人士指出,“不坦诚”作为“撒谎”的委婉表述,或表明阿尔特曼在一些涉及 OpenAI 的核心事项中有所隐瞒。

阿尔特曼被罢免原因:权力斗争还是理念分歧?

昨天至今,AI 圈一直在猜测阿尔特曼被罢免的原因。

据布洛克曼,周四晚上,阿尔特曼收到萨斯克维尔发来的短信,要求周五中午谈话。周五中午的谷歌会议中,在除了布洛克曼以外的其他董事会成员都在场的情况下,萨斯克维尔告知阿尔特曼他将被解雇。随后,萨斯克维尔给布洛克曼发来了一条谷歌会议的链接,告知阿尔特曼已被解雇,同时布洛克曼将从董事会中除名,但继续保留在公司的角色。

根据这一叙述,分析人士称周五这场关键的谷歌会议中,是萨斯克维尔联合其他三名外部董事主导了对阿尔特曼的罢免。阿尔特曼或许代布洛克曼行使了投票权,然而并不敌其他董事会成员的票数,从而被驱逐出了 OpenAI。布洛克曼作为阿尔特曼的亲密战友,不愿继续留在公司,选择了主动辞去职务。

这次高层巨震,被一些人称之为 OpenAI 的内部“宫斗”。据公开资料,萨斯克维尔是个不折不扣的学霸,师从“深度学习之父”杰弗里·辛顿,在其指导下获得博士学位,毕业后成为谷歌大脑项目的科学家。2015 年,他离开谷歌加入 OpenAI,作为首席科学家,主导构建了 GPT-1,随后扩展到 GPT-2、GPT- 3 和 ChatGPT,可以说每一次更新迭代都离不开萨斯克维尔。

与萨斯克维尔相比,阿尔特曼与布洛克曼则并不深入了解大模型技术的很多细节。阿尔特曼拥有丰富的产业经验和商业人脉,在硅谷投资圈中有很深的积累,本人就参与了数百项对人工智能的投资。布洛克曼则是做软件系统出身,在产品决策上更有优势。

在阿尔特曼被解雇后,OpenAI 召开了一场内部会议。据外媒报道,两名员工向萨斯克维尔犀利发问,质疑这次对阿尔特曼的解雇是否相当于“政变”或者其他资本的“恶意收购”。萨斯克维尔否定了这些说法,并表示 OpenAI 面临安全风险和激进的商业化策略问题。他告知员工,这次经历将“让我们感觉更加亲密”,因为团队会从阿尔特曼的离职中吸取教训。

“如非必要,有哪个首席科学家愿意当 CEO?”事实上,有业内人士表示,国内外大模型公司的首席科学家一般都不愿意接管 CEO 的职务,更愿意钻研技术。因此,除了权力斗争,更多的猜测指向董事会对于 OpenAI 未来的发展走向——即“坚持非营利属性还是追求商业化”存在根本分歧。

OpenAI 最初作为一家非营利组织成立,由马斯克、阿尔特曼和一众硅谷著名人士出资 10 亿美金成立。基于其非营利的定位,OpenAI 搭建了一个很特殊的股权架构,即有营利上限的有限合伙企业(OpenAI LP)。OpenAI Nonprofit 作为 GP,其董事会负责整个有限合伙企业的管理和运营以及 CEO 的任命与罢免,LP 则主要包括投资人,其回报都有上限。

然而,阿尔特曼一直在致力于将 OpenAI 推向营利更大化的道路,其扩张在外界看来已经违背其最初创业的初心。从发布 ChatGPT 以来,OpenAI 已经接连推出 Plus 版、企业版、商务版等收费标准。在不久前的开发者大会上,OpenAI 还推出了 GPTs 这一面向企业的产品,显示了愈发明确的商业营利属性。

不仅如此,阿尔特曼对 AI 安全问题向来不足够重视,对可能存在的风险也往往“轻描淡写”。自开发者大会以后,ChatGPT 在安全性上事故不断。11 月 8 日,ChatGPT 和其 API 接口出现“严重停机”事件,故障时间超过 12 小时;11 月 9 日,微软称出于“安全考虑”,与 ChatGPT 的员工断绝了联系,并在内部禁止 ChatGPT 的使用。

阿尔特曼在安全上的冒进和过度商业化,很可能招致了董事会其他成员的不满——毕竟除了阿尔特曼,其他成员都是技术背景出身。分析人士指出,这可能是导致阿尔特曼此次“出局”最可能的原因。

原文链接:http://news.cnr.cn/native/gd/20231119/t20231119_526491599.shtml

正文完
 
追风者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追风者 2023-12-07发表,共计2928字。
转载说明: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有侵权必删除。 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