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tGPT CEO下台因“忘记初心”?

37次阅读

ChatGPT CEO下台因“忘记初心”?插图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 | 字母榜,作者 | 彦飞,编辑 | 王靖

与 29 岁的马斯克一样,37 岁的 OpenAI 创始人山姆 · 阿尔特曼(Sam Altman)刚刚被公司董事会闪电解职

美国当地时间 11 月 16 日,阿尔特曼在旧金山参加 APEC 峰会,并在一场研讨会上代表公司发言。一天后,OpenAI 发布一纸声明,阿尔特曼被解除 CEO 职务,并离开公司。

面对这场突然袭击,阿尔特曼并没有奋起反抗。他在社交媒体上宣称,热爱在 OpenAI 工作的日子,“ 这改变了我,希望对世界也有一点影响 ”,并计划晚些时候说明下一步的打算。

此外,阿尔特曼的老搭档、OpenAI 联合创始人格雷格 · 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也将辞去董事会主席职务。他在社交媒体上披露了 这场人事变动的具体过程:

11 月 16 日,阿尔特曼收到 OpenAI 首席科学家伊利亚 · 苏茨克韦尔(Ilya Sutskever)发来的短信,要求周五中午谈话。阿尔特曼参加了一次 Google Meet,除了布罗克曼之外,整个董事会都在场。苏茨克韦尔告诉阿尔特曼他将被解雇,并且消息很快就会传出。中午 12:19,布罗克曼收到苏茨克韦尔发来的短信,要求快速打电话。

11 月 17 日中午 12:23,苏茨克韦尔发送了一条 Google Meet 链接。布罗克曼被告知,他将被从董事会中除名(但对公司至关重要,并将保留他的职位),而阿尔特曼已被解雇。大约在同一时间,OpenAI 发表了博文。

至此,OpenAI 的六人董事会仅剩四人,其中三人为公司外部人员;OpenAI 创始团队事实上已经出局。

OpenAI 在声明中称,阿尔特曼的离职是在董事会经过深思熟虑的审查程序之后进行的。审查结论是:阿尔特曼 “ 与董事会的沟通中始终不坦诚,阻碍了董事会履行职责的能力 ”,董事会不再对他继续领导 OpenAI 的能力充满信心。

此外,OpenAI 首席技术官米拉 · 穆拉蒂将担任临时 CEO;公司将正式寻找一位永久性的 CEO,接任人选仍在确认过程中。

阿尔特曼被 OpenAI 闪电清洗,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本月初,OpenAI 举行首届开发者大会,发布 GPT-4 Turbo、AI 个人助理和 GPT 商店等多款重磅产品。像往常一样,阿尔特曼是整场活动的主持人。本周的 APEC 峰会上,阿尔特曼也没有显露任何即将下台的征兆。在与 Meta、谷歌等公司高管进行探讨时,他宣称生成式 AI 将是 “ 人类迄今为止发明的最具变革性和最有益的技术 ”,而他 “ 无法想象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兴奋的工作了 ”。

短短十几个小时后,阿尔特曼就丢掉了 CEO 的职位,并告别了自己一手养大的公司。

一直力挺阿尔特曼的微软试图淡化这一变动的影响。该公司发言人称,“ 我们与 OpenAI 有着长期的合作关系,微软依然致力于与新 CEO 和她的团队合作将下一代的 AI 带给我们的客户。” 但在周五美股交易中,微软股价收跌 1.68%,盘后交易中再跌 0.97%。

阿尔特曼的去职在科技行业引发热议。谷歌前董事长施密特在社交媒体上称,阿尔特曼是他个人的英雄,他的离开 “ 非常难以置信 ”,迫不及待想要知道他接下来做什么。Airbnb 创始人切斯基则宣称,奥特曼是这个时代最好的创业者之一,做出了空前的贡献。

也有一些人报以调侃。英伟达科学家 Jim Fan 称,OpenAI 内部已经实现了 AGI(通用人工智能),ChatGPT 现在是 CEO 了。

OpenAI 成立于 2015 年,起初是一家专注于 AI 的非营利研究机构,但随着微软的入局,逐渐向营利转型,并在 2022 年底凭借生成式语言大模型 ChatGPT 出圈,成为全球科技行业的焦点。

2023 年,OpenAI 继续高歌猛进,技术、产品、用户、资金和商业化等维度均有重大突破,竞争对手难以望其项背。就在一切看似顺风顺水时,OpenAI 管理层突然大地震,在引发行业震惊的同时,也让外界有了管窥 OpenAI 内部裂痕的契机。

在被问及如何看待阿尔特曼离职时,ChatGPT 也从自己的 “ 视角 ”,描绘了这位年轻人黯然出局的情景:

在一间明亮的会议室中,阿尔特曼站在房间的中央,他的表情显得有些沮丧。会议桌上散落着文件和文件夹,象征着变动的决定。身后的墙上挂着一块 OpenAl 的标志现在看起来有些孤独。房间里弥漫着一种紧张的氛围,暗示着这一决定对于组织和阿尔特曼本人都是一次重大的变革。

01

不持有 OpenAI 任何股份,一度被视为阿尔特曼的 “ 高风亮节 ”,如今却成为他被逐出公司的致命软肋。

OpenAI 从非营利组织起步,背负着阿尔特曼、马斯克等人对抗谷歌等大公司的梦想,带有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对于不拿股份,阿尔特曼也颇为自矜,曾宣称之所以放弃获得巨大潜在回报的机会,是因为自己不需要钱。

从财务层面考量,年少成名的阿尔特曼的确 “ 不差钱 ”。他在二十多岁就依靠创业赚到 500 万美元,不到 30 岁就成为美国著名创业孵化器 Y Combinator 总裁。早早实现财富自由后,阿尔特曼混迹于硅谷上层社会,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但如今来看,阿尔特曼当年的选择埋下巨雷。创始人放弃持股,相当于将大半条命交到了董事会手中,自己却没有制衡武器。倘若创始人与董事会意见一致,双方尚可和睦相处;否则两者的矛盾势必不断积累,并在某一时间被爆发。

导火索在 11 月初被点燃。

OpenAI 开发者大会结束后,ChatGPT 在 11 月 8 日大规模宕机,疑似遭遇 DDOS(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第二天,微软宣布出于安全考虑,暂时阻止员工使用 ChatGPT;11 月 15 日,阿尔特曼在社交媒体上宣布,由于用户量过大,ChatGPT Plus 付费版暂停注册。两天后,阿尔特曼宣告下课。

通常来说,一次影响时间不长的技术故障,并不足以构成董事会把创始人拉下马的把柄。但OpenAI 复杂的权力架构,再加上阿尔特曼手无股权,为董事会发难提供了充足条件。

由于兼具非营利和营利双重身份,OpenAI 的股权和控制权设计颇为复杂:六人董事会控制着非营利组织 OpenAI Inc,后者又通过一系列安排控制 OpenAI Global,也就是 OpenAI 的业务主体。

在公司文件中,OpenAI Global 被描述为 “ 利润上限公司 ”,也就是微软及其他投资者可以持股并获得财务回报的公司。微软在这家公司中占股 49%,OpenAI 非营利组织控股公司、员工及其他投资者共同持股 51%。

OpenAI 如此设计,一方面能够让微软可以通过持续投入,获得巨额财务回报,另一方面又让公司能够在非营利的轨道上长久运转。等到 OpenAI 为微软及其他投资者赚到 1500 亿美元的利润,OpenAI 将彻底掌控公司。

但这一结构也埋下了隐患:董事会对于公司走向占据极大主动,投资者和 CEO 的话语权反而十分有限。OpenAI Global“ 被允许寻求和分配利润 ”,但受非营利组织使命的约束,也就是受到董事会的制约;后者有能力施展突袭,而无需考虑微软及其他股东的想法,甚至不需要提前通气。

本月初的 OpenAI 开发者大会,微软 CEO 纳德拉为阿尔特曼站台,并宣称两家公司的关系 “ 很好,未来也会很好 ”。以此推断,微软很可能并不知道 OpenAI 即将发生巨震。

而在被董事会撤职后,阿尔特曼并未显露从微软搬救兵的迹象;微软也在第一时间接受了 OpenAI 的新变化。这场 “ 闪电兵变 ”,行动之迅捷平稳令人侧目。

02

尚未确切证据表明,阿尔特曼与 OpenAI 董事会究竟有何不可调和的矛盾。但从阿尔特曼这些年的经营动作来看,双方围绕非营利属性的争执,或许是 OpenAI 长期未能弥合的裂痕,也是这场管理层剧变的深层诱因。

OpenAI 在诞生之初试图以非营利模式为 AI 探路,避免这一影响深远的技术被谷歌等大公司掌控。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非常欣赏这一理念,并为之投入巨资。

但随着公司发展,OpenAI 的资金缺口不断放大,促使阿尔特曼带领管理层逐渐偏离非营利的轨道,并导致马斯克与之分道扬镳。2019 年,OpenAI 获得微软 10 亿美元投资,至此进入发展快车道。

在阿尔特曼治下,OpenAI 一方面与微软不断深入绑定,另一方面快速推进商业化。它在今年初拿到微软 100 亿美元的注资,其技术被广泛应用于微软产品 “ 全家桶 ”;面向第三方公司的变现动作也在不断加速,包括开放付费 API 接口、推出企业版 ChatGPT、上线 GPT 商店等。

2023 年的 OpenAI,越来越像一家 “ 正常公司 ”,当年的非营利愿景渐行渐远。据媒体报道,OpenAI 今年 10 月的年收入运行率增至 13 亿美元,也就是预计每月收入 1 亿美元以上。

站在微软及其他投资者的角度,仍在亏损的 OpenAI 快速提高营利能力、减轻资金压力,不仅可喜,而且必要。但对于 OpenAI 董事会而言,这一做法颇有 “ 违背初心 ” 的嫌疑。

在本次大清洗前,OpenAI 的六位董事会成员中,三人是外部企业家:问答网站 Quora CEO 亚当 · 丹杰洛,技术企业家塔莎 · 麦考利,以及乔治城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的海伦 · 托纳。种种迹象表明,上述三人与 “ 有效利他主义 ” 思潮颇有关联。

这套哲学理念希望用证据和推理来选择最有效的方式以造福他人,即最大或更好地行善。按照这一理念推演,在互联网科技领域,“ 开源 ”“ 免费 ”“ 去中心化 ” 等均有利于最大程度地行善,而以营利为基本目标的公司组织形态则背道而驰。

OpenAI 发言人对此表示,“ 我们的董事会成员都不是有效利他主义者,独立董事会成员也同样如此。” 但从公开信息来看,OpenAI 与有效利他主义社区的关系并不简单。例如,2017 年 3 月,OpenAI 从有效利他主义者资助的 Open Philanthropy 获得了 3000 万美元的资助。

此外,对于 OpenAI 与微软这样的大公司捆绑,董事会一直十分警惕。

根据 OpenAI 与微软的协议,微软从 OpenAI 获得的利润仅限于 OpenAI 母公司章程中规定的 “ 达到 AGI 之前的收益 ”,并承诺将 AGI 技术和公司的完整控制权留给 OpenAI 非营利组织。

也就是说,当 OpenAI 的技术发展到某一阶段后,微软将不再能够从中获利,甚至彻底出局。站在董事会视角上,微软乃至其他大公司,注定只是 OpenAI 历史长河中的过客,而非一路相随的商业伙伴。

然而,阿尔特曼担任 CEO 期间,一直在加强与微软的合作关系。他带领 OpenAI 拿到了微软上百亿美元的融资,并推动自家技术在微软产品中全方位落地。在董事会最看重的 AGI 领域,阿尔特曼也毫不掩饰对于微软的青眼有加。

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阿尔特曼透露,他希望从微软获得更多投资,“ 毕竟从这里到实现 AGI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计算需要构建,而且训练费用也太高了 ”。本月初的 OpenAI 开发者大会上,他又对微软 CEO 纳德拉说,“ 我认为,我们在科技领域拥有最好的合作伙伴关系,我为我们共同构建 AGI 感到兴奋。”

阿尔特曼想让 OpenAI 成为微软的宠儿,公司其他人却不一定认同。本月中旬,针对网民对于 OpenAI 非营利属性的质疑,OpenAI 公关人士紧急灭火,宣称“OpenAI 不是微软投资的公司,是一家完全独立的非营利组织!”

几乎同一时间,阿尔特曼被解除 CEO 职务、离开 OpenAI。尽管微软第一时间声明合作关系保持不变,但在阿尔特曼去职后,两家公司的关系将愈发微妙。

03

告别阿尔特曼后,OpenAI 董事会选择了 CTO 米拉 · 穆拉蒂(米拉 · 穆拉蒂)为救火队长,担任临时 CEO。

穆拉蒂并不是 OpenAI 的创业元老。她在 2013 年加入特斯拉,负责 Model X 等车型的研发;2016 年跳槽到 AR(增强现实)创业公司 Leap Motion,2018 年才加入 OpenAI。

过去几年间,穆拉蒂出现在公众视野的次数不多,而是专注于技术和产品研发。在她的主导下,OpenAI 推出 ChatGPT 等产品,一跃成为全行业的焦点。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穆拉蒂多次谈到了 技术对于人类社会的深远影响,而这也与 OpenAI 的有效利他主义倾向存在相通之处。

例如,穆拉蒂曾表示,“ 我们在 OpenAI 有哲学家和伦理学家,但我真的认为,有一些重大的社会问题不应该只由技术专家来解决。”

她认为,“ 这是一个独一无二的时刻,我们确实有能力塑造社会。但这是双向的:技术塑造了我们,我们也在塑造它。还有很多关于社会影响的问题,还有很多我们需要考虑的伦理和哲学问题。重要的是,我们要引入不同的声音,比如哲学家、社会科学家、艺术家和人文学科等领域的人。”

此外,她想重新设想图灵测试,以确定计算机是否能像人类一样思考,以纳入 “ 广泛的认知任务 ”。但最重要的是,她希望 OpenAI 的系统能够向真实的人类学习。

不过,穆拉蒂并不会长期担任 CEO。她的任务是在新 CEO 就位之前,确保 OpenAI 保持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大规模宕机之类的故障。

目前,OpenAI 在全球 AI 竞争中领先,但竞争对手也在加紧步伐。谷歌、Meta 等公司都在研发自己的 AI 大模型,亚马逊今年 9 月花费 40 亿美元,投资 OpenAI 的强劲对手 Anthropic。OpenAI 昔日金主马斯克创立新公司 xAI,并展开大规模挖角。

在对手环伺的激烈竞争中,OpenAI 遭遇人事动荡,发展前景蒙上阴影。在后阿尔特曼时代,OpenAI如何处理与微软的关系,以及怎样避免被竞争对手反超,将是下一任 CEO 的关键挑战。

参考资料

  • 腾讯科技,《揭秘 OpenAI 董事会:六人决定 AGI 何时到来?身系人类未来》《揭秘 “ChatGPT 之父 ” 突遭罢免内幕:从开发者大会起,几件事已有征兆》
  • 钛媒体,《OpenAI 创始人被突击罢免始末,ChatGPT 的激进发布可能放缓》
  • 雷递,《ChatGPT 之父被 OpenAI 解雇:还被踢出公司 董事长也辞职了》
  • 新智元,《曝出 OpenAI 六大金刚掌握 AGI 命运,一旦实现微软收益为 0》CSDN,《GPT-5 正在开发中,OpenAI:希望微软能再给资金支持》

原文链接:https://www.tmtpost.com/6796243.html

正文完
 
追风者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追风者 2023-12-07发表,共计5568字。
转载说明: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有侵权必删除。 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